破题开放落脚改过,金融业发展要专职银行

图片 1

本报讯
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行长周小川12月30日指出,要从更高层次把握整个金融业的发展方向,不仅要考虑银行业,还要考虑证券业、保险业。
  周小川指出,人民银行在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过程中,一定要结合工作实际,提高认识高度。一是对人民银行工作要有更高层面的认识。当前在全球金融危机形势下,人民银行肩负着实施宏观调控、维护金融稳定的重大历史责任,要从这个高度来认识人民银行的职责。二是从更高层次把握整个金融业的发展方向。要结合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历程来分析金融业体制机制问题。不仅要考虑人民银行自身,还要考虑到整个金融业的发展;不仅要考虑银行业,还要考虑证券业、保险业;不仅要考虑金融机构,还要考虑社会大众。三是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要突出实践检验的作用。在评价工作的成效和问题时一定要经过实践检验。四是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要放宽视野,科学发展既包括保持国民经济平稳较快、可持续发展问题,还涉及到更大的范围。比如说以人为本、经济结构优化、人与环境问题等。在学习实践过程中既要面对过去,又要面向未来。
  周小川对人民银行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下一阶段工作提出了具体要求。他强调,分析检查是整改落实的基础,两者是相连的,分析检查报告和整改落实的内容要高度一致,要认真撰写分析检查报告,为后面整改落实阶段奠定良好的基础。(闫立良)

中新社北京6月20日电
对于中国金融领域如何发展,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是最有发言权的人之一。20日,他在上海举行的“2017陆家嘴论坛”上以“开放”破题,详解中国金融发展方向。

央行党委书记、行长、中央学习实践活动领导小组成员周小川日前在山西强调,金融业要关注企业的发展方向,特别要注意研究工业结构转型、绿色发展和中小企业发展等问题。

图片 2资料图: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周小川指出,贯彻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第一要掌握本行业的科学发展规律,晋商银行要通过学习实践活动,不断增进了解和掌握银行业的科学发展规律;其次,金融业是服务业,要明确服务目标和发展方向,切实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服务。为此,金融业要培养超前意识,不仅要关心企业还款能力,更加要关注企业的发展方向,特别要注意研究工业结构转型、绿色发展和中小企业发展等问题;第三,要注重以人为本,要特别重视金融人才,要处理好人才资源与企业资本之间关系;第四,金融机构要把防范和化解风险作为首要任务,促进自身业务健康发展。

近年来,中国金融领域开放步伐加快。周小川表示,外资银行来华为中国金融业带来产品演变、市场建设、业务模式、管理经验等一系列变化;国内银行则通过竞争性股改上市,大幅提升经营效率、资产质量、公司治理等。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

“中国通过改革开放促进了金融机构竞争力提升,而金融机构的自身健康、可持续发展对经济金融稳定至关重要。”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告诉中新社记者,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继续发展,中国金融机构“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还有巨大空间,因此要进一步坚持开放,特别是金融市场开放。

他举例说,股市的沪港通、深港通,债市向境外投资者开放,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SDR货币篮子等举措都受到国际关注,这对中国金融市场发展、金融机构竞争力提升以及金融体系完善至关重要。

不过,在开放的大背景下,亦不乏逆潮流而动者。周小川直言,个别人从自身利益出发,主张对金融业进行保护,等成长壮大了再开放,再参与国际竞争。他强调,各国经验,包括中国自身经验都表明,保护易导致懒惰、财务软约束、寻租等问题,反而使竞争力更弱,损害行业发展,市场和机构不健康、不稳定。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分析说,从中国发展和金融行业自身特点规律来看,金融作为经济领域的一个服务性行业,肯定要面向全球开放。特别随着中国和全球经济联系日益密切,金融服务必然要为全球化经济提供支撑。

此外,人民币已经加入SDR,发挥好其国际功能和作用也不应忽视。赵锡军向中新社记者指出,尤其要考虑到其他国家已经开始把人民币作为储备、结算货币,从这个角度来讲金融开放有倒逼要求。

作为“秤不离砣”的两方面,开放常常落脚于改革。周小川称,中国服务业通过对外开放,引入竞争,推动经营效率和服务质量提升,并带动国内相关政策改革。以金融业为例,外资银行进入对国内政策带来改革压力,包括会计准则、监管标准以及营改增等。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综合研究室主任吴庆认为,中国金融领域改革下一步应从监管着手。吴庆表示,作为金融发展的先驱,美国金融市场总是先有创新然后监管才跟上,而中国金融监管应和业务创新齐头并进,甚至可以走在前面。“可以先立规矩再放开金融创新,这是快速追赶的捷径。”

在赵锡军看来,改革还应顺应环境。他说,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其发展模式也从原来“规模扩张、速度优先”向质量效益为中心转变。因此,金融服务模式也要随之调整,相应降低投融资成本,补齐中小企业、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短板,更好服务于创业创新,从而为新经济形态提供支撑。